<noframes id="vtvrr">

        <track id="vtvrr"></track>

            <track id="vtvrr"></track>

                <pre id="vtvrr"></pre>
                    <track id="vtvrr"><strike id="vtvrr"><ol id="vtvrr"></ol></strike></track>
                    <noframes id="vtvrr">

                    <address id="vtvrr"></address>

                    正文內容

                    感染非瘟后存活的豬不會長期帶毒!4個月后復養最穩妥

                    發布時間:

                    2019-07-11

                      作者:A. Petrov | J. H. Forth | L. Zani | M. Beer | S. Blome
                      編譯:豬譯館蔚飛
                      作者均是來自德國因塞爾里姆斯弗里德里希-洛弗勒研究所診斷病毒學研究室和傳染病研究室的研究人員
                      本文整理了來自德國因塞爾里姆斯弗里德里希-洛弗勒研究所的一份針對豬ASFV(非洲豬瘟)帶毒狀態的研究報告,實驗用了36頭豬,歷時165天,得到了一個明確的結果:陰性哨兵豬與實驗感染豬在感染后99天混欄沒有轉陽,實驗感染存活的豬組織中也沒有分離到病毒,表明存活下來的感染豬并不會長期帶毒,而是隨著時間的推移,病毒載量逐漸降低,并最后完全清除病毒。這一結果也與之前的幾項研究結果一致。
                      總體來說,沒有看到任何感染中等毒力的ASFV后仍然存活的豬存在帶毒狀態。血液中病毒基因組的長期可檢測性不僅是一個風險,也是一個診斷的機會。在至少90天內,PCR將能夠在受感染的豬身上檢測出病毒。
                      這項研究采用實驗使用被認為是I型的中等毒力的ASFV分離株(荷蘭86株)作為模型病毒,用36頭豬,30頭豬為實驗感染豬(C豬),6頭豬為陰性哨兵豬(S豬)。本實驗在C豬感染后的第164/165天結束。得到了一個明確的結果:實驗感染豬在感染后99天后,陰性哨兵豬與其混欄沒有轉陽,實驗感染存活的豬組織中也沒有分離到病毒,表明存活下來的感染豬并不會長期帶毒,而是隨著時間的推移,病毒載量逐漸降低,并最后完全清除病毒。
                      研究要點摘錄如下:
                      一、30頭5~6月齡健康雜交家豬,用2ml含有2×104 HAU的荷蘭86株ASFV的細胞培養上清液用滴鼻的方式進行感染。在感染后的32天內,有10頭豬因ASFV死亡,1頭因中樞神經紊亂進行安樂死(28天時),有19頭存活。
                      二、存活的19頭豬中,9頭在感染91天內,ASFV特異性qPCR呈陰性,其余10頭在91天后, ASFV特異性qPCR才呈陰性。
                      三、所有接種的豬都出現了包括發燒在內的臨床癥狀。大多數的豬,在接種后4-6天就首次出現臨床評分和體溫升高,最晚的是接種后24天。急性期平均每頭豬持續8-10天(4-19天不等),臨床評分最大值為7-14分。
                      四、在試驗過程中,在所有30感染豬的血液樣本中均發現了非洲豬瘟病毒基因組和活病毒。首批陽性結果在3-21天檢測到。從第3天開始,qPCR陽性豬的數量穩步增加,直到29天時所有豬都出現陽性結果。
                      五、在10和14天時檢測到最高的基因組載量,最大Cq值為18-19。在第29天,Cq值下降了6,在接種ASFV第42 天時,6頭豬首次出現qPCR陰性結果,48天達到7頭,63天達到10頭。91 天后,52%的C豬qPCR結果仍為陽性,且基因組載量下降(cq28 - 30)。
                      六、血吸附試驗在血清中首次檢測到ASFV與全血的qPCR結果一致。隨后,血吸附試驗陽性樣本量迅速下降,直到從第63天開始所有存活的豬呈陰性。從血液中清除需要>90天(盡管從第63天開始就檢測不到活病毒了),因此,我們可以說病毒存留時間很長。鑒于ASFV被認為是安全地被包裹在紅細胞膜中(Bastos et al., 2003; Gallardo et al., 2009),這些結果可能與豬紅細胞的最大壽命是約65~85天有關(Liebich, 2003)。
                      七、在每只實驗感染的豬的各種拭子樣本中(包括:糞拭子、口咽淺表拭子、口咽拭子),均觀察到了不同程度的散毒情況??谘蕵颖镜年栃越Y果更多,基因組載量更高(最大Cq值28),并且在接種后第63天都還能監測到陽性結果。到91天后所有樣本沒有檢測到陽性,可以猜測,91天后,才沒有散毒。
                      八、試驗期間,3頭C豬和1頭S豬因為非相關的原因被安樂死(接種28天時有1頭C豬,接種86天時有1頭C豬,128天時有1頭C豬,135天時有1頭S豬)。
                      九、在感染后的第99天,將存活的19頭C豬重新混群,并將6頭健康的S豬混入其中(每組2頭),這6頭S豬在暴露于C豬前也沒有ASFV和相關抗體。在暴露開始后的28天內,用血吸附試驗和常規PCR 對這些豬進行四次臨床評估和采樣,分別為感染后的第105、112、119和126 天。隨后,實驗措施集中在臨床觀察和必要時的病理形態學研究。直到試驗結束時,即人工感染后第164天,所有健康的s豬和所有存活的C豬,均未檢測出非洲豬瘟病毒。其中包括1頭S豬的11個胎兒脾臟樣本。
                      十、也就是說,在感染第99天后,幸存的豬能完全控制和消滅病毒,不會再散毒。
                      十一、但是如果有蜱蟲出現的話,情況就有可能不同,這個試驗討論的不是通過肌肉注射/靜脈注射感染易感動物,所以,如果要想成功復養,還必須消滅蜱蟲。
                      十二、在風險評估方面,必須考慮到最壞的情況。如果野豬死于其他原因,那么尸體就可能成為易感動物的一個感染源。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必須考慮經口感染而不是非腸道途徑。
                      十三、由于試驗中最晚出現臨床癥狀的豬是在感染后24天,所以最穩妥的做法可能是在觀察到臨床癥狀后的第115天,即4個月后,才考慮復養計劃,可能更為穩妥。
                      來源:每日微豬

                    啊…学长我们换个地方无弹窗
                        <noframes id="vtvrr">

                          <track id="vtvrr"></track>

                              <track id="vtvrr"></track>

                                  <pre id="vtvrr"></pre>
                                      <track id="vtvrr"><strike id="vtvrr"><ol id="vtvrr"></ol></strike></track>
                                      <noframes id="vtvrr">

                                      <address id="vtvrr"></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