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vtvrr">

        <track id="vtvrr"></track>

            <track id="vtvrr"></track>

                <pre id="vtvrr"></pre>
                    <track id="vtvrr"><strike id="vtvrr"><ol id="vtvrr"></ol></strike></track>
                    <noframes id="vtvrr">

                    <address id="vtvrr"></address>

                    正文內容

                    忽略母豬飼養管理和選育工作,加快了種豬品種退化

                    發布時間:

                    2016-01-22

                         

                        當前我國核心育種工作陷入加速引種、反復引種、過度引種和品種退化怪圈,母豬普遍出現遺傳表達有限和繁殖性能下降等,諸如發情和靜立反應不明顯,發情配種率普遍下降;“二胎綜合征”問題,胎兒初生重越來越大,但活力卻越來越低,1-2胎母豬淘汰和產后1-3天仔豬腹瀉問題特別嚴重;延期分娩、產程過長、產后感染和乳腺炎的問題特別多見,夏季產程長、“白仔”多、產后惡露多、產后無乳和乳腺炎現象比較嚴重,等等……,與母豬飼養管理過程中出現的亂象有很大關系,現敘述如下:

                      1.熱心引種、選種亂象導致品種退化加快

                      2013年是我國養豬業的引種最繁華的一年,繁華引種的背后我們是不是值得深思。很多核心育種企業不是在育種上、在設計和逐步形成“中國品系”上苦練內功,而是熱衷于引種工作,每個企業都想在自己的臉上貼上“外國原種”金字招牌……很顯然,我國養豬業已陷入加速引種、過度引種、反復引種和品種退化加速的怪圈。2013年3月17日,在武漢第一期種豬技術培訓班上,陳瑤生教授指出:國內育種公司長期依托國外育種體系的育種僅僅進行單項的遺傳交流、長期為他人積累數據資源,將永遠無法超越。按照當前父系指數>120、母系指數>110的引種要求,幾個主要引種國幾乎無優秀種豬可引,他認為部分種豬企業在國外idea選種80%的應該進屠宰場。這就是我國引種的現狀。

                      人工遺傳育種是我國的弱項、但自然育種是我國的寶貴財富,我國天然瑰寶——土豬仍然處于“自然育種”階段,對它們的保種和選育工作卻“門可羅雀”。我們重視“引種”但“育種”強度不夠,重視“擴繁”但“選育”強度不足。我們的“育種”是真正意義上的“人工育種”,“選美多于選種”,體型越好、評分越高,這是當前核心種豬場的選種通則,追求母豬體型優美(按公豬的體型去選留母豬)的結果,使母豬的遺傳表達能力下降了,繁殖性能反而退化加快了。我國有非常寶貴的“土質”資源,是自然育種的結果,特別耐粗、繁殖性能高、抗病能力強,特別適應我國的自然環境。國外已利用我國的寶貴資源繁育出了白色“太湖豬”。我們要非常珍惜上天賜予我們的寶貴財富,“人工育種”也要遵循“自然育種”法則,選育出真正適應我國養殖環境的“種豬”。

                      2.忽視品種馴化形成不了品系,工作加快了種質性能退化

                      我國的養豬環境條件與國外有很大不同。國外養豬是通過人工干預氣候條件(包括溫度、濕度、潔度以及O2和氨氣濃度等的人工控制)、改善養殖環境來滿足豬的生長發育需求,即“環境適應豬”;而我國的自然養殖環境并不十分理想,養殖水平、欄舍條件也參差不齊,對環境的人為干預程度比較低,只能讓豬去適應環境。因此,從國外引入的種豬普遍存在“水土不服”的問題。

                      3.“大雜儈”式引入和混養,完全忽略了生物安全問題,強化疫病控制加快了品種退化

                      引種時我們往往容易忽略生物安全的潛在危害。我國雖然引進了國外優秀種豬,但不同國家、不同地域、不同品系和不同品種的“大雜燴”,完全忽略了生物安全的潛在威脅,在國外表現非常優秀的品種,一踏上我國國土就表達不出來。這種“大雜燴”式的引種,使我國的養殖環境更趨復雜,養殖風險更趨惡化。同時,對生物安全和疫病控制的復雜情況認識不足、處理不當,往往是采取“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方式處理,其結果不堪想象。

                      豬場存在濫用生物安全措施和違規使用藥物控制疫病的現象,錯誤的觀念必定造成失敗的結果。以為關注生物安全就是加強消毒和疫苗,殊不知豬場長期實施的帶豬消毒觀念實際是人造“霧霾”,是對環境、水源等養殖環境的嚴重破壞,對豬的呼吸系統造成嚴重損傷;濫用疫苗的現象也比較普遍,一定要明白“疫苗是最后一道防線而不是第一道防線”,避免疫苗使用“大而全”;濫用抗生素藥物作保健觀念大行其道,超大劑量、超長時間、超多品種抗生素的濫用現象非常嚴重。如違規使用抗生素原粉拌料以為能節省成本,市面上可以看到有25kg一袋的抗生素大包裝??股氐寞煶桃彩怯幸幎ǖ?,但部分廠家推薦連續使用20天甚至1個月以上,把抗生素當成了預防和控制疾病的法寶,長期濫用抗生素的結果只可能造成母豬嚴重的肝腎損傷和機能下降,嚴重影響母豬的生殖健康。有些企業和專家過分夸大飼料的霉變和霉菌毒素對母豬的危害,建議在飼料中長期添加脫霉劑,長期添加的結果只能使問題更復雜化,母豬繁殖障礙問題更突出。

                      此外,還存在營養水平不匹配、個性化營養供應嚴重不足問題,沒有滿足不同個體、不同季節、不同胎次、不同營養狀況和不同生理階段的個性化營養需求;飼養管理比較粗獷,如存在供胎不合理、分娩護理不到位、產后仔豬護理和母豬護理不科學等問題,都影響到母豬的繁殖性能的表達和生產成績。

                      總之,合理引種、加強馴化、選擇合適的生物安全措施、適時介入藥物保健提高母豬的健康很重要;選擇適合體型的母豬、促進母豬發情排卵、促進乳腺的充分發育、采取一切合理措施提高胎兒活力而不是一味地提高胎兒的初生重、采取一切合理措施促進母豬順產、避免分娩護理不當引起母豬淘汰和仔豬活力下降、產后促進母豬食欲恢復、提高母源免疫力和奶水的質量,在豬場管理中是重中之重。只有這樣,引進母豬的遺傳性能才能充分表達、繁殖性能才不至于迅速下降和退化。

                    啊…学长我们换个地方无弹窗
                        <noframes id="vtvrr">

                          <track id="vtvrr"></track>

                              <track id="vtvrr"></track>

                                  <pre id="vtvrr"></pre>
                                      <track id="vtvrr"><strike id="vtvrr"><ol id="vtvrr"></ol></strike></track>
                                      <noframes id="vtvrr">

                                      <address id="vtvrr"></address>